当前位置: HEX  -  资料 回首页

天意骑士HEX官方小说中文版在线阅读与下载

作者:官方    来源:官方    时间:2015-05-22 21:19:450

天意骑士
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(上) 第二章(下)
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
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
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
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
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
天意骑士小说是由官方翻译首发的中文版HEX背景小说,本站进行转载与下载服务,本内容谢绝用于任何商业用途,请于下载之后24小时内进行删除。

HEX视频】 【HEX卡组】 【HEX卡牌】 【PVE】 【11.3客户端下载

 

第四章

  "什么?"威廉猛地把手抽回。"不可能!我都不知道我父母是谁,但是,不管他们是谁,我十分确定,他们绝不是什么狼骑士!"

  她那精致纤巧的身躯闪现出几丝愠怒,却又掩盖不住恻隐之心。"我们暂且不管这个说法是多么不合逻辑。先说说其他的。首先,巨狼的职责是要尽忠于整个王国的事业--不,应该说是炽焰联盟的事业--陛下已向修道院院长打过招呼,要我前来核实你的身世。我再向你重申一遍,你真正的全名是威廉o罗恩,你是罗恩家族最后一支血脉。那只巨狼现在必须要投奔于你,所以她才会追你。"

  威廉感觉他已无法呼吸了。他大口大口吸着气,疯狂地摇着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终于,他吐出了几个字,可声音是那样地虚弱无力。

  "不……您一定是弄错了。不可能。那狼追我是因为我当时背着一袋羊皮,你知道……制羊皮纸要用到的。她一定是闻到了血味……"

  光女士什么也没说,可她眼中流露出悲伤的神色。

  威廉继续颤巍巍地讲着,话语似乎是一个个从他口中抖出来的。"艾尔温曾告诉我,我是被遗弃在修道院门口的。他把我抱进来,一直照顾着我。没人看到我父母是怎么把我丢在那里的,也没人知道他们是谁。我是个孤儿,谁会把一个继承人丢弃到--到--"

  此刻他脑海中显现出那匹硕大白狼的影子。那只是一头野兽,毫无人性,没错--可他想到这里,突然觉得她那天的嚎叫不像是冲着血腥味来的,反倒更像一种绝望的哀号,不是吗?她的双耳紧贴着脑壳的,不是吗?……还有,她的尾巴--

  我竟是个狼骑士!

  微光静静等他为自己辩护完,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。"你不是被遗弃的,威廉。你只是被送到了这里。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去查查修道院的记录。你母亲是伊琳o罗恩,也就是贾尔斯爵士的妹妹。她留下了她的名字,她的亲笔签名,甚至还有你的出生日期。她把你托付给修士照顾之后,就杳无音信了。"

  威廉咽了一下口水。"那--那我父亲呢?"

  "伊琳没有说他是谁,所以恐怕我们也无从得知。"

  "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她要丢掉我?"他的声音在最后一个字上稍稍变重了。

  微光的眼睛在他看来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哀伤过,也没有如此和善过。她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。"我猜想,她把你放在这里并非因为她不在乎你,而是因为太在乎了。"微光将目光移向别处,继续讲道,"如果你的身世被公开,那么你就不得不接受训练。那么你现在可能就已跟从你的舅舅贾尔斯和表姐凯瑟琳行军作战了。那样的话,即便你成不了狼骑士,也依然会身陷险境。我想伊琳一定不能忍受那种状况发生,所以她才把你带到了这儿。在修道院,你同样可以为国尽忠,又可免遭伤害。对于母亲来说,没有比孩子安全更重要的事了。"

  威廉好像有点明白了。他心中升腾起深刻的痛楚,然而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好奇感又油然而生。"可是,对她来说狼是如此重要,她又怎会将一名继承人隐藏起来呢?"威廉问道。

  微光将她的全部注意力转回到威廉身上,用她那一贯灵活敏捷的方式回答说,"凯瑟琳比"--想到凯瑟琳已经遇难,她心痛了一下,但随即调整好了情绪--"曾经比你年长一岁。因此贾尔斯爵士已经有一个直系继承者了,并且他和夫人都还年轻,还可以生育更多子嗣。况且凯瑟琳本身的年纪也足可孕育下一代了。倘若这些事中有一件发生,那么你就会远远排在家族继承人名单的后面。所以你出生的时候,伊琳想当然地认为你永远不必跟罗恩家族联系在一起,这也是合情合理的。"

  "那……伊琳呢,……没人知道她发生什么事了吗?"威廉问道。他猜想他已经知道了答案,然而他想听到这话从微光口中说出来。

  "我说过,没有更多关于她的信息了。很遗憾,威廉,伊琳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。如果她还在,那么罗恩要追的就不会是你了,它会去找她的,因为伊琳才是最年长的家族后人。"

  威廉感到一切都是那样地令人难以置信。今早醒来之际,他还是个孤儿,过了一小会儿,他突然有了家人--可现在,他又成了孤儿。威廉深吸一口气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,可呼吸声渐渐变成了轻轻的抽泣。"请原谅,"威廉说着,用手抹掉了脸上的热泪。

  "不,"微光说,"该是请你原谅我才对。我本来告诉你的消息就足够你承受的了,可后来还说了更多坏消息。我不希望你因此事而责怪自己,威廉,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。"

  威廉觉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。他的心更深地向胸腔内部陷进去。

  微光放慢了语速,很明显她在十分小心地选择自己的措辞。"我们以前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。总会有那么一个家族继承人。我们根本无法想象,倘若一直巨狼没有可以和它联结的人类子嗣,会发生怎样的后果。很有可能,当罗恩试图接近你而你又完全不知晓内情--"

  "我从她身边逃开了,"威廉低声说。

  "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这么做的,"微光笃定地说道,"很可能因此它与罗恩家族的联结受到了破坏,甚至可能切断了。我们完全失去了她的踪迹。除非我们能找到她,越快越好,并且你做好了重新和她建立联结成为她的骑士的准备……唉,罗恩现在已经回归野性了,如果我们无法恢复联结,她可能就会一直这样了。"

  无需微光过多解释,威廉已然明了。他在脑中已经把这一切都想到了。只有三十名狼骑士而已,即便只是失掉一匹狼和一名骑士,那么在对抗地底世界大军的战斗中,整个国家都会遭受重大损失。要知道巨狼可是庞大而凶猛的猎手。

  "她会……伤人吗?"威廉问道。

  微光犹豫了一下。

  "您也不知道,是吗?那么您知道些什么呢?"

  她并未责怪他的粗鲁莽撞。"你需要知道的关于狼骑士的第一件事就是,我们并非无所不知,也不可能永远正确。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。"

  "是吗?脑子里装着狼的普通人?"

  她耸了耸肩。"对--也不对。这很复杂,坦白地说,如果不是亲身体验,是没法体会到的。"

  亲身体验。

  那四个字忽然让一切都变得无比真实起来。威廉感到腋窝下被汗水浸透了,前额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害怕--还是兴奋。

  威廉o罗恩。至少他有了自己的姓氏,这是他未曾设想过的。那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姓氏啊--一个狼骑士家族的姓氏。他的心灵和精神都将和传说中的巨兽紧密联结在一起,他会在她的伴随下舞动十八般武器,驰骋沙场。到时候,他就可以手刃那些活死人和阴险狡诈的辛海尔人,并且让那些像蜘蛛怪一样的血裔和怨气冲天的矮人们全军覆没。他会脱掉现在这身熟悉的银蓝色长袍,换上铠甲,他的命运从此将与荣耀、武力还有战斗相连,而不再是修道院这个安宁祥和的港湾--

  威廉顿觉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昏暗。这时,他听到微光女士的声音,仿佛从十分遥远的地方传来,在问他要不要喝点水。迷迷糊糊中,他感觉自己的嘴唇干渴难耐,于是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  她起身走到门口,召唤医师过来。

  微光走开后,威廉将注意力集中到艾尔温修士身上。艾尔温并没有听到改变威廉命运的那席话。艾尔温修士依然神志不清,他的皮肤毫无血色,几乎看得到血管和骨头,他的胸膛有节奏地一起一伏,但十分微弱。

  威廉内心忽然升腾起一股怒火。艾尔温为何没有把身世真相告诉自己呢?在这个紧要关头威廉又怎能离艾尔温而去呢?威廉的目光掠过修士前额稀疏的几绺白发,他的愤怒当即就烟消云散了。无论艾尔温出于什么原因隐瞒了威廉,他一定是爱他、需要他的。

  微光回来了,递给他一杯水。威廉感激地朝她点头示意,便开始小口地啜饮杯中的冷水。他的手不停地发抖,溅了一些水出来。待到他的嘴唇逐渐湿润,可以再度讲话了,威廉抬头望着微光。

  "微光女士,谢谢您此次前来。"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平静,如此像个大人,连威廉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。"我一定会好好考虑一下的。"

  微光瞪大了眼睛,她那两弯红色的眉毛紧紧蹙到了一起。"听着,孩子,没什么好'考虑'的。无论你的血统还是你的职责都召唤你这么做,而你必须响应召唤。"

  "我的职责是献身修道院,"威廉反驳道。当他对一位如此出名的狼骑士这样讲话时,他一方面简直被自己吓到了;与此同时,却又觉得松了一口气,因为他终于为自己的愤怒、痛苦还有迷惑找了个发泄口,因此他才管不了那么多,一股脑把话都说了出来。"您说您尊重我们修道院的工作。修士们在进院宣誓的那一刻,就已经放弃了所有关乎家庭和财产的权利,与此同时,我们也不必承担家族职责,不必受到家族牵绊。这就意味着,事实上,我并非一定要按照您所期待的那样去回应,并且,我完全有权利拒绝!"

  "威廉,"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。

  威廉低头看到艾尔温睁开了眼睛,那股怒火瞬间消散了。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  "艾尔温!"威廉轻轻捏了下他一直握着的手。

  "亲爱的孩子,请原谅我这个老头吧,"艾尔温开口说话了,他的声音是那样虚弱无力。"我应该把一切都告诉你的,尽管我已向你母亲发誓会守口如瓶。可是……我太自私了。有一天,你长大了,是时候该知道你的身世,还有你的使命了,我却因为太疼爱你,舍不得送你走了。我就跟你母亲一样,深深爱着你,期盼你能安然无恙。我不想让你……"

  "修士,别太激动了,好好歇着吧。请别担心,我不会离开您的。"威廉向狼骑士使了个警示的眼色。

  她的双臂合拢着,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。

  威廉冷静而坚决地说道,"我和微光女士会处理这件事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"

  "这个问题本来应该早就解决了,"艾尔温说道,"如果一切顺其自然的话。你本来应该接受严格的训练。但事实情况并不如人意,至少现在不是。我原本只是想保证你的安全,可看看现在,我都做了些什么。我竟然把一位名副其实的狼骑士置于了危险境地。面临与生俱来的职责,我却没能让你为此做好丝毫准备。"

  艾尔温的话让威廉感到那样心酸,他不禁热泪盈眶。"艾尔温,不,不……你只是做了你认为最恰当的事情。以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。"威廉轻轻抱着艾尔温的头,替他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  艾尔温的左手不停地在毯子上摸索着,慢慢伸向微光。

  微光感到困惑,她极不自然地握住了那只手。

  "微光女士,请告诉我这个愚蠢的老头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"

  微光的面孔变得温和起来。"修士,我也无比希望如此,"她说,"我会亲自训练威廉,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找到罗恩,把她带回来。"她绿色的眼睛如两块绿宝石,扑闪着望向威廉,目光那样坚定,宛若宝石发出的光芒。"是不是,威廉?"

  除了点头称是,威廉还能怎样回答呢?

  微光坚持带威廉立即离开。威廉许诺一定会回来跟艾尔温告别。威廉话才刚说出口,立马就被微光推着向备修生生活区走去。他们穿过清静的大厅,空气中时而飘过吟唱颂歌的声音。威廉觉得,微光的靴子踩在石质地面上,那声音实在是有些吵。

  "我来找你之前,已经获得院长准许,他同意让我带你离开。"威廉开门的时候,微光说,"我们--"她略作停顿,向一名比威廉更年轻的备修生恶狠狠地瞥了一眼,那名备修生脸变得绯红,急忙跑出了房间。"我们得尽快离开才行。你的家当都在哪里?"

  威廉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此刻房间外的走廊上聚集起一小群人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好奇的神情,其中大部分都是备修生,也有几个修士。维克多修士向艾尔莎修女低声耳语了几句,修女瞪大了眼睛。威廉无法判断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。是惊讶吗?应该是吧。还是带着一种怨愤呢?

  他的心沉了下去。他开口想说些什么,可微光已经在门口候着了。"傍晚唱完颂歌,院长会跟你谈话,"她和善地说,"那之后我们就要专心于炽焰联盟的事情了。"

  说着她关上了门。

  "他们是我的朋友!"

  "我知道。若是真正的朋友,在你找到罗恩之后,仍然还会是你朋友。"她叹了口气,眨了几下眼睛。"我们在此地多待一分钟,罗恩就会多一分难以回归自我的风险。没有时间让你好好告别,也没时间向他们解释了。"

  威廉想到罗恩疯狂的样子,想到她一心坚持追赶自己的样子。他在想,倘若她当时追上了自己,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呢?是否一切都会在转眼间变好呢?他无法确定。

  威廉背过脸去说道,"我明白了。"

  "你不明白,至少现在还没有,你也没法明白。但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,而且希望那一天不会太久。好了……你的家当呢?"

  威廉走到自己那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小床边,从床底拉出一个小盒子。盒子里放着两样东西:一只梳子和一个小罐子。

  "就这些吗?"微光看到盒中的东西,皱了皱眉头问道。

  威廉耸了耸肩,"修道院会为我们提供一切--食物、床铺、衣服、劳动工具,应有尽有,因此我们基本没什么私人物品。"

  "罐子里是什么?"

  "牙粉。"

  "就这些?这就是你所有的家当?"

  他点了点头。

  微光投来一种奇怪的目光,内中夹杂着些许伤感、愤怒和怀疑。她似乎想说点什么,可突然又改变了主意。"好吧,不得不说,你真是轻装上阵啊。我家里有些人跟你体型差不多,我们一定能提供给你所需的一切--衣物、武器还有铠甲。我们快回病房去吧。"

  "我……"他慢吞吞地问道,"我还能回来吗?"

  "回来待在修道院?"她摇了摇头。"倘若你和罗恩的联结关系还在,那么这种联结会一直持续到你离开这个世界为止。当然了,你可以回来看看,但绝不可能再待在这儿了。你不可能重新再过这种生活了。你还想和谁告别?"

  威廉曾承诺要在离开之前去看艾尔温,他想履行这个承诺。他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。想到这儿,威廉喉咙一阵哽咽。至于其他人--他想起那些在门外聚集的人,纷纷用奇异的眼神看着他,好似他已不再是他们一员一样。从现在起,他和那些人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,而且永远无法填补。威廉心想,他无法再次忍受他们眼中那种提防而又怨愤的神情了。

  "没有了,"他断然说道,"我们越快离开,便能越早找到罗恩,对吗?"

  他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中显现出一点心酸的痕迹,微光也装作没有看出来。

  "没错,"她说,"我们走吧。"